岳飛在泰州留下的“八卦陣”

2021-08-10 19:44:44來源:泰州日報作者:徐傑東

  南宋建炎四年(1130年),岳飛在常州一帶與金兵四次交鋒,連戰連捷。主帥兀朮見勢不妙,只得取道建康(今南京),逃竄江北,駐兵六合。而此時,駐守在山東濰州一帶的金兵監軍完顏撻懶(昌),卻南下進攻楚州(今淮安)。

  這時,岳飛被任命為通泰鎮撫使兼知泰州。高宗詔令他“能戰則戰,能守則守,如皆不可,則暫退江陰軍沙上(今靖江,時為江中沙洲),伺機攔擊。”

  岳飛帶兵從宜興張渚鎮出發,八月份離開駐地,移師渡江,九月九日進入泰州城。接着,岳飛命令部將張憲留守泰州,岳飛自己率幾千兵馬揮師北上,孤軍支援楚州。

  建炎四年九月下旬,金兵衝進楚州城,楚州失陷。金軍統帥完顏撻懶(昌)接着又調集重兵南下,向承州(今高郵)附近的岳家軍幾千孤軍猛撲。岳飛當時已經接到了退守通州和泰州的指令,便忍痛指揮幾千名將士撤退,岳飛部隊採取邊撤退邊阻擊的行之有效的方法。

  完顏撻懶(昌)就帶兵追擊岳家軍,進至高郵三垛,江都樊汊、吳堡一帶,其前鋒已達今海陵區華港鎮野營、野馬附近,在此安營紮寨,擄掠民船,修整水師,準備進攻。

  撤退途中的岳家軍兵力有限,他們針對敵軍驕兵輕戰的特點,決定與其鬥智。他們在今華港集鎮南邊的一個村莊“羊打鼓”附近懸羊擊鼓,金兵以為南方必有重兵埋伏,不敢貿然進攻。金兵又調轉方向,從“北里華”(村名)向東南進攻,妄圖通過港口、桑家灣、朱家莊一路偷襲泰州。

  此時岳家軍早有準備,他們發動羣眾在華港鎮桑家灣及其附近,利用原有地形,岸身該加高的就加高,河道該修整的就修整,挖出縱橫的圪岸,用樹枝、木樁佈置在水中,同時岳家軍發動村民,把民船改為戰船,埋伏在溝港河汊之中,形成了一個水上迷魂陣——“八卦陣”。

  完顏撻懶(昌)沿着港口伍子河到達桑家灣附近,見到岳家軍的戰船,立即追趕,岳家軍小船就向田間深處“逃跑”。金兵大喜,追上去轉個彎子,卻什麼也看不見了。金兵在河溝裏轉來轉去,迷失了方向,正值頭昏腦漲之際,突然迎面喊聲一片:“岳家軍在此”。這時,圪岸港汊的深處,飛出無數輕舟,每條船上都掛着“嶽”字旗幟,岳家軍戰船軍民齊心勠力,發起進攻,完顏撻懶(昌)戰船有的擱淺水灘,有的東躲西藏。金兵們丟盔棄甲、跳入河中。一時間,鼓譟之聲驚天動地,金兵鬼哭狼嚎。此時,從蘆葦叢中又殺出許多軍民,手持大刀,揮舞扁擔、鐵鍬,直殺得金兵落花流水。

  岳家軍在桑家灣大敗敵軍後,桑家灣還留下了幾塊名叫“靴子岸”的圪岸,相傳為岳家軍戰將丟下的戰靴。還有叫“麻雀籠”的一塊地方,意思為金兵進去就被關在“籠子裏”不得出來。這些地名和傳説,留下了岳家軍在此抗金的遺蹟。

  《民國泰縣誌稿》卷五“古蹟”對“八卦陣”記載為:“(八卦陣)在港口鎮,溝港紛岐,垎岸羅列,其中四通八達,入其中者,幾不得出。”這一記載準確地説明了“八卦陣”就在港口鎮範圍以內。

  夏兆麐《吳陵野紀》又説“港口南來,多圪岸複水,四通八達,初航行於其地者,恆苦不得出。父老謂如魚腹浦之八陣圖。”這説明八卦陣就在港口之南的圪岸。桑家灣就在港口鎮南三里路,再過三里路的朱莊、窯頭,就出了港口鎮的範圍了。

  所謂“魚腹浦之八陣圖”是三國時期諸葛亮所設,《三國演義》這樣説:這八陣圖“反覆八門,按遁甲休、生、傷、杜、景、死、驚、開。每日每時變化無窮,可比十萬甲兵。”諸葛亮也曾説過:“吾入川時,已伏下十萬兵在魚腹矣!”

  《海陵竹枝詞》記載了清朝泰州詩人康發祥對“八卦陣”的描寫:“港口南來垎岸高,形同八鎮寓兵韜。士城創與開平創,萬户千門劈畫勞。”同樣説的是“八卦陣”在港口鎮之南。

  千百年來,每當戰爭來臨,人們動用成千上萬的民工,利用圪岸原有地形,挖深河溝,抬高岸身,構築工事,擺下迷魂陣,阻擊敵人,對於圪岸的最後形成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。而圪岸的形成,最主要原因是為了防止水災,保證收成,人們開河抬岸,經年累月,慢慢形成了獨特的高高的圪岸。